德艺双馨的容馍馍

[楼诚衍生]初恋这件小事 之 handy man

谭木匠做错了什么?!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不负责任的售(脑)后(洞)


今晚还会有一章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的售后……








晟煊负责进出口的部门破天荒地接到大老总直接指示:


立刻进口一台高精密的、小型的、静音的木工机床,德国货最好,挑贵的买。


没人敢问大老总这是抽了什么风,大家放下手里的报关单,乖巧地订货去了。


机床顺利通关,部门老总请示谭宗明,机器放哪。


谭宗明查了下日程表,让他下周三送到自己别墅去。


送货当天,进出口老总在谭宗明别墅门口看到采购部老总正亲自领着人从车上卸木料,汗流浃背,满脸灰尘,谭宗明还给他倒了杯水,顿觉自己又输在了起跑线上。


 


曲和周五演出回来,发现酒窖旁边那间地下室关着门,一推,没推开。


打从谭宗明和他好上,两个人之间就没什么秘密,突然之间发现谭宗明有事瞒着自己的感觉非常之不好。


而且他花了半个月都没找着钥匙。


所以只有一种解释,谭宗明不想让他知道那间屋子里面有什么。


犹如蓝胡子的密室。


要不是对谭宗明的取向非常确定,他简直要怀疑谭宗明在里面藏了前妻的尸体。


曲和被好奇心折磨了差不多半年,出于对老谭的信任和性生活的和谐,才没有找110来开锁。


 


就在曲和觉得自己忍不下去了之际,谭宗明郑重其事地约他周末一起吃晚饭。


吃就吃。


谭宗明风度翩翩举杯祝酒:愿曲教授永葆艺术青春。


曲和皮笑肉不笑回敬:愿谭董日进斗金。


然后谭宗明从地下室里捧出一把崭崭新的大提琴。


废话,能不新吗,今天中午才车出来最后一块指板,漆还没上呢。


曲和目瞪口呆,谭宗明非常委屈。


 


我本来想送你杜普蕾那把琴的!


杜普蕾的琴不是在马友友手里吗?


是啊,他不卖给我!我都出到三倍价钱了!老谭继续委屈。


曲和一时冲动:好好好以后就用你做的这一把。


结果装上琴弦一试音,谭宗明非常含蓄婉转地表示,啊,我想起了二十年前我刚遇见你那会儿!你还记得吗,我把你送回家那次,下楼的时候在楼道里听见的就是这个动静!


曲和掩面,当年我还有点跑调是吗。


 


其实除了这把跑调的大提琴,谭宗明还拿剩余的乌木车了个“我不说谁也看不出来是曲教授”的小人,差点车掉自己半拉大拇指。但是呢,在木匠这条道路上,尽管非常努力,谭宗明可能比较缺少天分。


就没好意思拿出来给曲和看。


可也没舍得扔。


最后谭宗明偷偷摸摸给摆在自己办公室桌上了,看着就暗搓搓高兴。


合作伙伴恭维他:哎呀谭董您还爱好艺术收藏?这个非洲部落风格非常鲜明,一看就知道是生殖崇拜!是您和当地土著买的吧?


谭宗明脸上笑嘻嘻,心里……反正这个拍马屁的合作伙伴没有得到合同。


 


晟煊后来买了一家本土品牌,叫谭木匠。



评论
热度(395)
2018-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