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唧唧 十分哭唧唧

丧了一天,这个消息简直是最后一根稻草......

养狮子的庄太太:

卧槽,惊天噩耗。


才不叫什么美人儿呢:



b站大戏看北京情丝绕的视频被删了QAQ
被!删!了!
有没有人备份了求私戳T_T


有声读物:《知情权》13-----蟹黄拌饭作品



老师继续出场!!!!!

老师的声线啊……我要疯了,学不会了……我放弃……


话不多说,走链接吧~

第十三章


PS:为了读小黄文,我也是很拼,之前那学了法语发音、意大利语发音,这次竟然是拉丁语?!好吧,小黄文催人奋进……

我就是来转一下闲置的~全部走闲鱼链接

闲鱼闲置首页 


随便买买买的结局就是……

手里攒了一堆东西……

爱丽小屋的眼影盘……

SLEEK的眼影盘……

爱茉莉的妆前乳……

爱上红妆家的唇釉……

开架矿物质眼影……

COACH现代款玫红色皮单肩/斜跨包……

LONGCHAMP的黑色链条单肩包……

LV中古邮差包……

GUCCI大号的竹节公文包……

GUCCI中古大号KELLY……


掉进中古的坑,有同好么?欢迎收走一些,让我回血……

另外,之前买的开架彩妆,欢迎随便带走~~~

在闲鱼上留言是LOFTER上看到的妹子,我可以包邮的~

最近需要回血,十一还有个婚礼……摔!!!

有声读物:《知情权》11、12章——蟹黄拌饭作品



终于……

终于更新了……

但是接近一个月不读东西,我真的是退步惊人啊!!!!

关于老师的出场,干讲处理得还是不够好,还有进步的空间……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PS:第十三章的拉丁语要怎么读啊???

        et tu Brute??

        求拉丁语大神给国际音标啊……心塞塞……



送太太,视频不删就行。。。。。。感谢那么多产出。。。。。

本初:

我觉得我还是喜欢楼诚的吧。我给他们设定了那么多的故事都还没来得及产出。。但大概现在停下是最好的了。

都说角色要和真人分离,但其实当分的太开的时候是会出戏的。

阿诚永远是我心中的阿诚,也让大哥永远维持我心中的大哥。

从此这个号不会再涉及任何楼诚了。

凯凯还是我的凯凯。

伙伴们下个圈见~

【蔺靖】有喜(ABO)1

搂小腰:

*狗血,OOC,私设如山。

*生子+有肉,剧情架空,含少量苏(殊)凰,不喜勿入。

*一个不超过五万字的短篇(应该)。

*《一夜之间》的扩写+ABO版本,少量借鉴《如此甚好》,古代版炮友意外怀孕后的故事。

*算是8.31的楼诚贺文,我写不来楼诚,就撸了蔺靖。

*有些手生,非常想要评论,谢谢。

 

  内廷正殿建元宫为皇帝寝宫,禁军林立,守卫森严,训练有素的宫娥太监穿行于层层宫闱,缓步轻行,呼吸静不可闻。
  
  夏日蝉噪,司设监早早遣人捕了,日头微偏,清风拂过纱幔,午后的建元宫越加静谧。
  
  “朕没听清。”头戴金冠的青年收回手,圆眸微眯着看向对面的老太医。
  
  老太医姓沈,从萧景琰皇爷爷那一朝开始进了太医院,到如今历经三朝,执掌太医令十几年,可以说是见惯了风浪,知道这位陛下不是嗜杀之人,因此对于皇帝陛下此刻的不虞,虽有畏但不惧,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弓着身子答道:“陛下,您这是有喜了。”
  
  皇帝陛下从入夏之后便食欲不振,连太后娘娘亲手做的糕点也用不下多少,一开始只以为是苦夏,政事繁忙也未在意,直到休沐这日沈老太医来请平安脉,才弄明白陛下不是苦夏,而是有喜了。
  
  沈老太医不觉得这个消息会让人惶恐,他是少有的知道萧景琰是坤泽之身的人之一,见陛下身边一直没有乾元,现年二十有七了,膝下仍旧悬空,一直担忧时间长了,怕是会流言四起,况且皇室子嗣不继,也恐会伤及国祚,动摇国本。不过这次陛下有喜,他的种种担忧都可以放下了。
  
  这样一想,沈老太医突地生起一个念头:看陛下这敛眉凝目的模样,不像是高兴,如若陛下不要小皇子,老臣定要去求求太后娘娘才行。
  
  萧景琰是想不到这花甲之年的老太医还能有一颗忧国忧民的心,更没想到什么国祚国本——他甚至还没从“有喜”两个字里回过神来。
  
  “行了,先下去吧。”萧景琰挥了挥手,一张好看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怒。
  
  没让开落胎药。沈老太医微微放下心来,欠身一揖道:“陛下务要保重龙体,一切以江山社稷为重。”
  
  “朕知道。”萧景琰想起一事,又吩咐道:“母后那边问起来,只说朕无事。”
  
  沈老太医放下的心又提了提,不告诉太后知道?但也只能躬身应道:“老臣知道。”
  
  太医走后,萧景琰坐在软榻上半天回不来神,高湛站在一旁,白胖的脸上忧心忡忡的,大殿内静得连根针落地都能听见。
  
  “今日是什么时候。”沉默良久,萧景琰出声道。
  
  高湛很快反应过来,倾身回禀道:“今儿是十五。”
  
  “十五……”萧景琰沉吟着,瘦削白皙的食指无意识地抚过腰间佩玉,“这月他不会来金陵。”似乎在自言自语。
  
  高湛不答,一脸欲言又止。自先帝驾崩后他便一直在新帝身边伺候,当然知晓陛下口中的这个“他”是何人。
  
  萧景琰神情恍惚着,也没注意高湛的欲言又止,搭在膝上的手慢慢探上了仍旧平坦的腹部,和往日没两样的触感,却让他头脑一片空白。
  
  孩子。萧景琰心里叹了一声。
  
  十六那年分化为坤泽,到现在已过去十年,若不是当年赤焰一案,自己存了翻案的死志,决意将坤泽之身瞒天过海,不与乾元婚配,这个孩子,怕应该早已是垂髫年岁了。
  
  不知想起何事,高湛余光中瞟到,陛下的神色竟有几分柔和。
  
  “你说,朕该告诉他么?”这句话萧景琰问的没头没尾的,也不说清楚,告诉谁,哪件事。
  
  高湛欠身回禀道:“陛下觉着好,那便好。”
  
  萧景琰不置可否,从软榻上站起身,朝着御案后走去,高湛立刻跟上。
  
  皇帝陛下脚步不停,头也不回地吩咐了一句话:“让他们把该换的东西都换了。”
  
  “是。”
  
  高湛心中一定,陛下这是打算要这个孩子了。
  
  
  
  
  
  要不要这个孩子,对萧景琰而言不是个问题,尽管他来的有些让自己措手不及,可终究是自己的骨血,说不喜欢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自己登基三载,虽正值当年,但后宫一无所出,时间长了,坐等流言喧嚣尘上,到底不是个办法,所以孩子来的也算是时候。
  
  由此种种,萧景琰在过了最初的懵然和无措后,几乎是立刻,他便做了留下这个孩子的决定。
  
  至于如何让这个孩子生下,并且不会让自己的坤泽身份暴露天下,也不是问题,真正让萧景琰觉得棘手的,是这个孩子的另一份骨血来源——他的乾元父亲,蔺晨。
  
  摊开奏折准备批阅的皇帝陛下走了神,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蔺晨这个孩子的存在。
  
  作为孩子的乾元父亲,蔺晨是应该知道的,可萧景琰却很犹豫,因为他拿不准,蔺晨会不会喜欢这个孩子。
  
  毕竟他与蔺晨,不过是各取所需的关系罢了。思及此,萧景琰略有些失笑,蔺晨于自己也无甚重要,何必困扰他会不会喜欢孩子的问题。
  
  就这样罢。萧景琰行事向来果决,甚少时候优柔寡断,因此心里有了主意后,便把这件事抛在了一边,在摊开多时的奏折上下笔批阅起来。
  
  只是他出神的时间久了,朱笔尖上凝有红墨,轻轻一颤,便落在了纸上,慢慢晕染开来,昭示着落笔人方才的心绪不稳,也不知拿到这份奏折的人,心中会如何揣测圣意。
  
  
  
  
  
  
  晚间用膳后,萧景琰去了太后宫里。
  
  沈老太医的问脉结果早已遣人告诉了太后,太后知道萧景琰无碍,只是苦夏后便放心下来,对萧景琰道:“方才立夏,你便苦了夏,接下来这些时日你可如何好。”
  
  萧景琰道:“儿臣此来,是有一事告诉母后。”
  
  太后见自己皇儿面色略带凝重,微微偏过头,示意身旁的侍女们退下。
  
  待宫人全部退下,太后才道:“景琰,你说。”
  
  “前些时日儿臣身体微恙,原以为是苦夏,但今日沈太医请脉后,才知道儿臣并非苦夏,而是……”话到嘴边,萧景琰看着自己母后关切的神情,突地有些说不出来了。
  
  “而是如何?”太后有些急了。景琰不是温吞的性子,能让他不直说的话,难道是有什么不好?
  
  萧景琰见母后着急了起来,也顾不得好不好意思了,连忙道:“儿臣无事,只是有孕了。”
  
  太后松了一口气,“无事,无事就……”蓦地没了言语,盯着萧景琰发起了呆。
  
  没有惊呼,没有失态,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皇儿,像是一时找不到言语。
  
  萧景琰被太后幽幽的目光看得有些头皮发麻,他来之前也想过母后会是什么反应,但只觉得母后会很轻易地接受,毕竟自己坤泽身份她是知道的,坤泽有孕,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么。
  
  “母后……”萧景琰开口唤了一声。
  
  “多大了。”太后打断了他。
  
  “一月有余。”萧景琰在心里飞快算了算日子答道。
  
  一向温婉娴静,对什么似乎都风轻云淡的太后,这时的目光可以说是锐利了,“你们俩是怎么打算的?”
  
  萧景琰被这句话问的一愣,但还是如实答道:“儿臣决定留下这个孩子。”
  
  太后秀眉微蹙,“你决定?”
  
  萧景琰这才反应过来母后那句问话的真正意思,除了在问他要不要这个孩子,更在问孩子乾元父亲的消息。
  
  萧景琰沉默了下来,无意识地避开了太后的目光。
  
  太后叹了一声,“景琰……”抬起素白的手轻揉了揉眉心,“你不打算给他一个名分吗?”
  
  萧景琰抿了抿唇,“他不需要。”皇帝与琅琊阁的少阁主,本就不该牵扯在一起。
  
  太后看着自己孩子一脸执拗,心头有了些怒意,“你就让别人不明不白地跟着你?”
  
  萧景琰一时语塞,他有些不明白话头怎么转到了这个地方,顿时后悔起来,自己只想着告诉母后有孕的事,却忘了蔺晨的事该怎么交代了。
  
  让他说自己与蔺晨不过是各取所需,这个孩子是意外来的?萧景琰觉得自己说不出口。
  
  “孩子出生之后都不能光明正大地孝敬自己的父亲,”太后道,“没有谁会接受。”素雅的面容上透着几分难过。
  
  萧景琰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早先太后以医女身份入宫,先帝一夕临幸后有孕,被封为了静美人,后来生下萧景琰位分不够,若不是当时宸妃护佑,向先帝求了道恩旨将静美人擢升为静嫔,才让萧景琰不被认在其他妃嫔名下,只怕母子两人不知道会分开多少年,如今又会是个什么情况。
  
  这件事也成了太后的心结,经年难消,不知多少次午夜梦回,被母子俩生离的梦魇惊醒。
  
  而现在,怕是又被勾起了往事,才会如此难过。
  
  “母妃……”萧景琰脱口而出的,还是当年的称语,“儿臣……不是不给他名分……”
  
  太后不语,只是看着他。
  
  心里一叹,萧景琰知道瞒不过去了,“儿臣与他并非情投意合,他未必肯要儿臣给的名分……儿臣也不是心系于他……”
  
  吞吞吐吐的,萧景琰终是说了出来。
  
  寝殿内静默良久,太后缓缓道:“母后老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景琰你觉得好,那便好罢。”
  
  萧景琰听后,颊上微热,心头不知为何,却是有些苦涩意。
  
  儿臣,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未完待续

 

之前没更新东西还点大量推荐刷屏,心有愧疚,但 @滚来滚去的鹿鹿 太太的文实在是太好看了,快去看!

另外,宝宝们的喜欢我很感激,无以为报,只有更新。

电脑版的LOFTER不知道排版好不好看,如果影响阅读的话……也只能这样了抱歉。

8.31的贺文,如果坑了,我自绝于读者。

有声书《知情权》9(下)+《知情权》10——蟹黄拌饭作品




更新啦!!!!!!

加班加到吐血……


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走链接:

《知情权》9(下)


《知情权》10

德艺双馨的容馍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