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组】朝夕万年。40。完结。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相爱的人可以在一起,朝夕相守,真好……

双飞彩翼: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贺新郎·别友》


 


40.


 


有一瞬间,齐勇竟然是停滞了呼吸。


 


“你俩在这呢啊!”身后响起了声音。


齐勇机械地转过身,看着从远处走近的支书晃了晃手里的文件,“齐勇你的调令下来了,你看你要是还想留下来,要不要给兵团打个电报?”


“哎……我,我……”齐勇应着声,脑子却始终跟不上,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你考虑清楚,我们当然是欢迎的。”支书笑着拍了拍齐勇,转脸看着胡八一,“八一啊,我这为什么还有你的一个调令啊?是开回你家的。”


胡八一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却一句都说不出。


“你俩没事吧?怎么一个两个都跟失了魂是的?”支书看着胡八一,“你调回家了,听见了吗!”


胡八一像是散了架的木偶摊在车上。


 


回程的路上,他们久久的沉默着不发一言。


冬夜漫漫,齐勇卸了车又去喂马,胡八一抱着麦秸铺马棚,抱着烈风的头一下一下的摸着,两个人就在马棚里干活,没有丝毫交流。


齐勇睡下吹了灯,还能看见胡八一抽烟的烟头一亮一灭,他正靠墙坐着,仰头凝视黑暗,不知道想些什么。齐勇抱着被子起了身,挪到胡八一身边,枕着他的肩膀闭上了眼睛。胡八一扭头看了眼,掖了掖他的被角,轻吻着额头。


半夜齐勇醒来,胡八一已经靠着他睡着了,他扯开了自己的被子盖着胡八一,就这么坐着到了凌晨。


两个人都醒的极早,胡八一拉着齐勇的手,“我们出去走走吧?”


 


天色还晦暗不明,一切都是昏暗的幽蓝,空气冷得滴水成冰,呼出的白气都带着冰渣,胡八一抬头仰望着天空,果然细小的雪已经飘了下来。


胡八一转身看着齐勇,齐勇正搓着手,他急忙走过去握着齐勇的手,“怎么也不知道戴手套?”呵出热气暖着,“你回去得自己操着心,别什么都不在乎,遇事多转几个圈再说话。”


“我不会。”齐勇说。


胡八一笑了下,叹了口气,“不会就算了,等我去了替你想。”他低头亲了下齐勇的手,“过了冬天,我就去了。”


齐勇抽回了手,“你说什么?”


“说不定要不了那么久,再过一个月我就能去山东屯呢?”胡八一微笑着说。


“你别笑,”齐勇看着他,“那调令怎么办?当兵怎么办?”


“我不去。”胡八一摇了下头,“我不会去的,我守着你。”


齐勇皱着眉头攥着胡八一的胳膊,“那可是当兵,是你的理想!”


“为了你我连命都可以不要,理想算什么?”胡八一笑着说。


“你别笑!”齐勇大喊了声,咬着牙,眼泪一瞬就涌了上来。


“齐勇,”胡八一看着齐勇的眼睛,“你说错了,在山里遇上人熊的时候,换了是谁我也不会那样拼了命的去救,我不是你想象里那样大公无私的人,我好不容易才有了你,给我什么我都不会换!”


齐勇摇着头,“不对,你只是在安慰我——”


“我用不着安慰你,这是我的决定!”胡八一说,“难道我自私一点,想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有错吗!”


齐勇攥着胡八一的领子拉到眼前,“我知道你能说,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胡八一,我就问你,你如果不当兵,你不会后悔吗?”


胡八一错开了眼神,“不——”


“看着我!”齐勇吼了一声,“看着我,对我说,你不会后悔吗!”


胡八一眼看着齐勇的眼泪滑了下来。


“胡八一,我信你,”齐勇的眼睛如此明亮透彻,直视人心,“你不能对我说谎。”


“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胡八一看着齐勇的眼泪心都揪了起来,他死咬着牙,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去吧……”齐勇松开了他的领子抚平,“我不想看你后悔,”齐勇笑了下,“不,你根本就不会让我看见,”齐勇的眼泪终于一串一串的掉了下来,“对吧?”


“我不去!”胡八一搂上了齐勇,“你只问我不当兵会不会后悔,为什么不问我离开你会不会后悔!”胡八一抬头看着齐勇的眼睛,“如果我走了,以后你叫我,谁还能答应?这天南海北的杳无音信,谁知道我要去哪我要当多久,三年五年还是十年八年!这中间有多少变数你知道吗!一旦我走了,你身边怎么可能还会有我的位置!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有多不容易才碰上你,你根本不知道你让我放弃的是什么!”


齐勇抹了把脸直视他,“你怎么知道我不理解你,你从来没有问过我。”


“我——”胡八一语塞地根本问不出那句话。


齐勇吸了吸鼻子,郑重地说,“胡八一,如果你的后顾之忧只是害怕我身边没有你的位置,你可以让我等你。”


胡八一后退了一步,这句话就像是他的生命里从未出现过的天方夜谭。


“胡八一,你让我等你吗?”


 


胡八一转身不敢再看齐勇,他竟是比遇见任何毒蛇猛兽时更心惊胆战,他支支吾吾地说,“等?你……可是你……”胡八一看着齐勇,“你,你不像我,你还能有正常的生活……你这么优秀,什么样的人都会喜欢你——”


齐勇一听这句顿时火起,抬手便想揍他,死攥着拳头手都在发抖,可他终究还是舍不得,只是用力推远了胡八一,又气又恼地瞪着他,“你说得对,你他妈的就是天底下头号自私自利的人!我以为,你不问我只是因为还不放心,没想到……你不问只是因为我的答案根本不重要……你压根就从来没想过我们会有什么以后!”


“齐勇!”胡八一上前抓着齐勇,却被齐勇用力再次推开,“我不是——”


“你自然是觉得跟我混完了这几个月就算到头了,也不会再有什么新鲜好玩的了,然后就能跟我说再见了,跟你之前所有的关系一样!”


“齐勇!!”胡八一吼了一声。


“你只说我不理解你,可你理解我吗?你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吗?你不知道,而且你根本就不想知道!”


“别说了!”


“是,对,我是不用再多说了,我跟你,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齐勇转身离开,不再回头看一眼。


 


胡八一站在原地,心里像是被轰开了一个空洞,呼呼地透着风渗着血,他全身的骨头都是疼的,眼看着齐勇越走越远,他终于跑了两步,大喊了声,“齐勇!齐勇!你等着我!”


齐勇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


胡八一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你等我,你等我!不管是三年、五年,还是十年,二十年!我一定回来找你!哪怕我死了,变成鬼化成灰,我他妈都回来找你!”


齐勇转过身,天光大亮,太阳从他身后升起。


 


你是我的红太阳,我的明月。你要我如何敢相信,我竟拥有你?


 


王凯旋擦着眼泪把信递回给胡八一,强撑着笑意说,“这是好事,咱们哥们不就是想当兵吗?如今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咋能不去呢!”


胡八一擦了擦王凯旋的眼泪,揉了揉他的头发,王凯旋笑着说,“我们家没人,我无论如何也当不了了,你得替哥哥把这个兵当好!当不到司令别他妈回来丢人现眼!”


胡八一点了点头,“坚决完成任务!”


王凯旋擦了擦脸,“那你跟那火炮仗怎么整?”


齐勇在旁边看着王凯旋,“我站在这呢!”


王凯旋嗯了声,“看见了。”


胡八一笑了下,“没什么,最多我的阵亡通知单一式两份,一份送家,一份送他们兵团!”


齐勇嘶了一声,抬脚踹了上去,王凯旋瞪着他,“怎么不踹死你呢!”


 


按信上的时间胡八一已经不能耽搁了,再者这雪也不等人再不走一准困在山里,转天胡八一就开始收拾东西打包,齐勇也在收拾自己的行李,准备离开。


胡八一收着东西就看到了一个银质的发梳,他笑了下扭头对齐勇说,“哎,定情信物。”


齐勇转身看着胡八一扔过来一个东西赶紧接着,看着也笑了下,“拿从墓里带出的东西当定情信物,你咒我呢!”


“这个应该这么说,”胡八一走近了说,“这说明我们能像这个玩意一样,千年万年都不会变!”


“油嘴滑舌!”齐勇把发梳还是收了起来。


打好包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人就不由得伤春悲秋起来,胡八一撑着脸看着桌上一碗奶,“不是,怎么还有啊!”


“怕你身体不好扛不住,专门给你预备的,对了,还有两个鹅蛋,要不要?”齐勇笑着说。


“你,你可真行,你故意的吧!”


齐勇歪着头笑了下,“最多……你喝完了,我贿赂贿赂你?”


“那你可得好好的贿赂贿赂……”


 


第二日黎明便得动身去县里坐火车走,王凯旋坐在车上还没睡醒,齐勇和胡八一并排坐着,燕子赶车。燕子一直说胡八一为啥不跟全村人说一声,就这么走了太突然了,搞得胡八一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齐勇低头情绪实在不高,胡八一扭头看着他,“你看,我就怕你这样。”


“什么样?”齐勇看着他。


“怕你不好啊,怕你伤心,怕你难过,”胡八一凑近了低声说,“怕你太想我,又怕你不想我!”齐勇笑了出来,胡八一叹了口气,“本来哥哥是一个多么无所畏惧的人,都是你让我怕这怕那,到了军队里怎么办!”


“就是得让你怕这怕那,没有什么绑着你,你还不反了天!到军营仨月通知单就来了!”


“呸呸呸!”胡八一看着齐勇,“说点好的!”胡八一接着说,“我如果能写信就给你写,如果能有假——”


“三年之内别想休假,你以为你要去哪!”齐勇看着他。


胡八一摇了摇头,“我现在跳车来得及吗!”


 


下午走到县里买好了火车票去根河,王凯旋跟胡八一一路逗闷子也掩不住眼泪涌上来,胡八一拍了拍王凯旋,“好好干,争取早日入党,做共产主义接班人。”


“你也是!”王凯旋吸着鼻子说,“齐勇,你来批评批评他,我先缓缓。”


胡八一看着齐勇笑了起来,笑得眼睛都弯了,他低声凑到耳边说,“这仨月得撑两三年呢,你行不行啊?”


“看看吧,”齐勇看着别处,“说不准呢!”


“啊!”胡八一惊讶地瞪着眼,齐勇便笑了出来,“你说你整天脑子里都是点什么封建糟粕!”


“你可别吓唬我了!我这七上八下的,”胡八一看了看周围低声说,“你说要是咱们真的分开了,我也就不想了,这活生生的把你放在这我自己走,这不跟把金元宝放在大街上一样吗!我这几年还活不活了!”


齐勇捶了他一拳,“滚犊子!”


汽笛声正好响起。


胡八一一听便笑了下,“这回我真的要滚犊子了。”上前抱着了齐勇,看着王凯旋叫了声,“胖子!”三个人抱在了一处。


分开之后,齐勇拿着个叠好的纸条塞进了胡八一胸前的口袋里。


“胡八一,一路顺风。”


 


胡八一一上车,车就缓缓的开动了,他看着窗外直到小站的影子消失不见,才回头去找座位。坐下之后,想起齐勇塞的纸条连忙翻了出来,展开却是一封长长的信。看着看着胡八一就急忙起身去了厕所,关上门就趴在门上哭了出来。


 



胡八一:


      我最亲密的战友,此刻你正在追寻理想的路上,我倍感欣慰。保尔柯察金说过,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我希望你回首往事的时候,能够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我希望我能够成为你不断前进道路上的战友和伙伴。


你始终没有问出你心里的那个问题,不过我想跟你说我的答案。


 


我愿意是激流   是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   在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



 


“大家别碰那些瓢虫!”


“这是……九层妖楼!”


“水怪!水怪!”


“老胡!光荣弹!”


“尕娃!尕娃!”


 



我愿意是荒林   在河流的两岸


面对一阵阵狂风   我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树枝间  做窠,鸣叫。





“齐勇!有狼!”


“齐排长!黑风口的林子着火了!”


“大家千万注意安全!”


“这个名额我可以不要,我可以凭我自己考进去!”


 



我愿意是废墟   在峻峭的山崖


这静默的毁灭   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青的长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头   亲密地攀援而上



 


“地震了!地震了!”


“小丁!思甜!丁思甜!!”


 



我愿意是草屋   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    饱受着风雨的打击


只要我的爱人   是可爱的火焰


在我的炉子里   愉快地缓缓闪现



 


“卧槽你大爷!你们他妈的不许投降!都给我拿起枪来!老子今天不撕了你们这帮子狗娘养的!”


 



我愿意是云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   懒懒地飘来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   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   显出鲜艳的辉煌


 


你给了我存在以来最灿烂光华的三个月。


你才是我的红太阳,我的明月。



 


 


尾声


 


十年后。


 


胡八一站在门外边看了眼王凯旋,“是这吗?”


“好像是。”


两个人推门走了进去,院子里只有几个学生蹲在地上,拿着刷子刷一些瓶瓶罐罐,胡八一和王凯旋晃进了门里,跟陈教授和郝爱国见了面,陈教授说,“爱国,你快让学生们也进来见见咱们的领队!”


郝爱国急忙走到了门口,“大家快进来,哎?齐老师呢?齐勇!”


“哎!”院子那边的房间应了声。


王凯旋看了眼胡八一,胡八一低头掩着笑意。


郝爱国一一介绍了楚健、萨帝鹏、叶亦心,最后一个说着,“这是我们好不容易从历史系挖来的齐勇,齐老师。”


“郝教授,您千万别这么说!”齐勇笑了下看着胡八一伸出手,“胡八一领队,您好。”


“齐老师好!齐老师这么年轻就是老师,真是难得!”胡八一握着齐勇的手,挠了他的一下。


几个人就坐,陈教授问了问胡八一关于天星风水的相关知识。


胡八一笑了下说着,“这个天星风水啊……雍正皇帝曾经将帝陵精辟地概述过,他说:乾坤聚秀之区,阴阳汇合之所,龙穴砂水,无美不收,形势理气,诸吉咸备,山脉水法,条理详明,洵为上吉之壤……”


胡八一看了眼齐勇,齐勇舔了下嘴唇,弯着嘴角看着他,胡八一清了清嗓子,错开了目光接着说。


打完了一圈招呼,见过了财神爷杨小姐,胡八一和王凯旋准备起身,齐勇跟着去送他们,走到门口胡八一看了眼没人跟着,低声说,“快点回家!”


齐勇看着他笑了下,关上了门。


 


到家之后,王凯旋拿着《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不挪窝,等着一会齐勇回来一起去吃饭,胡八一想着昨天换下的床单没洗,就去劳动最光荣了。齐勇骑车进院的时候,胡八一正好把床单洗完。


“哎哟,回来的正好,帮我晾上!”


齐勇帮着晾好床单,胡八一拉着他躲在床单后面悄声说,“我记得是谁,我一说起分金定穴风水堪舆,他就硬得不行来着?”


齐勇笑着凑近了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两个月后,西夜王子墓外。


齐勇听见胡八一在帐篷外咳嗽了两声,他停了一会也起身出了帐篷,跟着胡八一走了老远,确定不会有人听见了才停了下来。


亲吻过后,胡八一看着齐勇,“你没什么事吧?”摸着齐勇被吹得粗糙的脸颊,“哎哟,你说这个什么杨怎么也不知道回个头,死活要去什么精绝古城!让我这看得见吃不着的,要折磨死我啊!”


齐勇笑了下,“还不是你出得馊主意,非要说跟我不认识!”


“我这不是怕我收她钱的时候,她觉得咱们是熟人,要我打折嘛!”


“就你心眼多!”




两个人躺在沙丘上看着月光下的沙漠。


“这里真奇怪,”齐勇微笑着说,“好像时间在这静止了一样,我们坐在这好像能穿越古今。”


胡八一笑着说,“没准古代也真有个你,坐在这这么说过。”


齐勇看着他,“哦?那你呢?”


“我?我肯定在你身边啊!”胡八一歪着头看他,“不管你在哪,不管千年万年,我肯定会守着你。”


齐勇笑了出来,握着胡八一的手,“我不要千年万年,我只要朝夕与共。”


胡八一点了点头,“哎,听毛主席的话,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完。



授权

评论

热度(903)

德艺双馨的容馍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