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经过(番外)09

一屋子的谭先生!太有画面感啦~

石墩墩:

09
【佘山庄园的晚上】
谭妥妥十个月了。

谭宗明不止一次地向赵启平建议:小谭长大了,会睡整觉了,没必要再赖在爸爸们的主卧里,应该挪回自己的小房间去。

赵启平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正想着怎么开口反驳,被谭宗明搂住腰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不懂?”

于是无辜的谭妥妥被alpha爸爸毫不留情地运回了属于他的房间,omega爸爸跟在后面透着股不安的羞涩。

小谭不明所以,只当是爸爸和他游戏,趴在老谭身上冲赵医生傻乐。

可到了晚上小谭就完全笑不出了。

虽然床还是同一张,可没有了老谭坐在身边读小狮子和小老虎的故事,也没有了赵医生散发着香橙气味的怀抱,爸爸们把他放在这里哄哄拍拍就要走,alpha还用沉着的语气告诉他:“妥妥要勇敢哦。”

勇敢你个大头啊我的亲爸,我才十个月凭什么自己睡!

当然了,以上的心理活动只是我们的臆测,总而言之小谭夜里还是醒了,细小的哭声通过看护仪在主卧放大了若干倍,赵启平一下就坐了起来。

谭宗明也睁开眼睛,对赵启平一溜烟跑出去的行为有些不满。他尚且能分辨出谭妥妥这种哭声仅仅是在撒娇,更何况和小谭朝夕相处的赵医生。想到刚刚赵医生面对求欢的一句“没心情,以后再说”以及竖着耳朵听婴儿房动静的样子,老谭伸手把赵医生的枕头搂在自己怀里,权当安慰。

没过一会儿,半梦半醒的谭宗明被赵启平的声音叫醒,下意识要抱人,没想到触碰到的竟是小小的一团谭妥妥。

“宗明,你去把妥妥的床推回来吧。孩子总要有个适应的过程,冷不丁把他扔在那里他会害怕的。”

谭宗明看着儿子那双清澈无辜的大眼睛,心想你为啥哪哪都像我只有这睡觉的劲头不像我呢。

于是谭妥妥再次搬进了爸爸们的房间,小谭一本满足,赵医生十分安心,只有老谭处在暴走边缘。

“他在这你连叫出来都不肯。”

一向正直的赵医生没有发动肘击,只是用瘦削的手臂攀上老谭的背,凑到他的耳边压低了嗓音:“那宗明爸爸可要轻一点。”

得到许可的谭宗明身体力行表示不会把握力度的alpha不是好司机。

赵启平被谭宗明从背后一手按着肩膀,一手紧紧搂着腰不断地进出,太过熟悉的身体绽放着每一处敏感,赵启平死死咬着身下的枕头,把呻吟阻断在喉咙里,头转向一边不去看正在大床边的婴儿床里熟睡的谭妥妥。

谭宗明只觉得头皮发麻,虽然没有如愿以偿,但此刻赵启平的呜咽声也已足够动人。

情到浓时,谭宗明完全趴伏在赵启平的背上,将人禁锢在身下,毫无章法地亲吻爱人的脖颈,注视着omega浸透着薄汗的红彤彤的耳朵,余光一瞥……

“我、操!”

赵启平被谭宗明突如其来的一吼吓了一跳,心说您这不正干着呢嘛,有必要那么大声说出来吗?吵醒孩子怎么办?

转身正要训斥,顺着目瞪口呆的谭宗明的目光,赵启平看到了扶着婴儿床的围栏颤巍巍站着、冲爸爸们傻笑的谭妥妥。

赵启平下意识推开身后的alpha,谭宗明从相连的地方滑出,带来的异样感觉让赵启平终于没有忍住呻吟了出来。

老谭和小谭都看着他。

小谭依然对着光溜溜的爸爸笑着,老谭则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亲儿子吓出什么毛病,看向赵医生的目光里多有不满。

赵医生难得谁都没搭理,他觉得丢脸。

第二天是例行的赵家阖家欢时间,老赵医生一周没见孙子了,抱住谭妥妥放在腿上,乐呵呵问:“妥妥有没有想爷爷啊?和爷爷玩好不好呀?”

谭妥妥的回应是一连串顶胯动作。

老赵医生黑了脸,肯定有人要倒霉了。




【佘山庄园的清晨】
十三岁的初中生谭妥妥已经不再是闹着爸爸吃奶的小团子,也不再是躲在爸爸怀里不愿上学的小皮猴,现在的他开始变得深沉稳重起来,拒绝别人叫他“妥妥”,要叫“谭妥”。

好吧其实谭妥听起来并不比谭妥妥好到哪去。

一大早醒来的谭妥妥先是跑到弟弟房间里叫起那个小家伙,谭当当的赖床功夫和他哥有一拼,兄弟俩嬉闹了一阵才一前一后走下楼吃早餐。

厨房里依然上演着自谭妥妥有记忆以来就存在的暧昧画面:一个爸爸站在流理台前分牛奶,另一个爸爸从背后抱着,两人简直像是长在一起。

“平平,早晨!”六岁的谭当当小跑着过去抱住赵启平的腿,谭宗明手上并不放松,只低头看着谭当当笑问:“那我呢?当当不给爸爸说早安,爸爸要吃醋啦。”

“没正经。”赵启平几十年如一日抬起胳膊,被谭妥妥叫住:“爸爸,你可别再肘击我爸了,他老胳膊老腿禁不住打了。”

赵启平盒盒盒盒,谭宗明终于放开爱人,抱起谭当当走向餐桌,冲着谭妥妥教训起来:“越来越没规矩。”

“跟谁学谁嘛。”

谭妥妥这话没错。虽然在他很小的时候简直是赵启平的小跟屁虫,但随着断奶后谭宗明在饮食上对他的格外放纵,也就越来越黏谭宗明。后来也许是因为年幼生物对与年长alpha天生的敬畏与仰慕,小谭的课余时间多半也是在晟煊大厦和爸爸一起度过的。

助理见他一岁半就知道在协议上架势十足地签名,因此一直管他叫小谭总,对此谭宗明也是十分骄傲的。

“妥妥,今天是周六,你怎么还要去上学?”

赵启平把牛奶递给谭妥妥,语气里有些狐疑。

小谭的目光不自然地躲了一下,从餐桌底轻轻踢了踢亲密战友老谭。

老谭递来个眼色表示你放心,开口道:“就是个兴趣班嘛。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你就放心吧。”

赵启平不疑有他,转身询问谭当当昨天在学校学了什么。

一年级新生谭当当奶声奶气:“老师说,心脏长在左边。”

对谭妥妥无限溺爱的谭宗明对这个答案满意得不得了,直夸当当真棒,记得清楚。

受到表扬的谭当当继续开腔:“老师还说,心脏是最宝贵的,那是不是宝贵的就要在左边?所以平平睡在爸爸左边!”

谭宗明招呼谭妥妥一起鼓掌,眼神却看向赵启平:“当当说得很好。平平就是爸爸最宝贵的、最珍惜的人。”

赵启平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拉住了谭宗明的手。

谭妥妥心想我每年过生日芋苗阿姨都要送我一副墨镜实在不是没有道理。

而谭当当激动得小脸通红,拍拍桌子指着谭妥妥说:“所以爷爷带我去游乐场的时候,我看见哥哥就走在十九哥哥左边!他们也手拉着手!哥哥也是十九哥哥的宝贝!”

谭妥妥差点被一口牛奶呛死。赵启平久久才回过神来:“谭宗明,爸带当当去游乐场那天你不是给我说你去陪妥妥上兴趣班了吗?!”

老谭连忙拿起手边的iPad挡住脸,假装在看今天的中华日报。

小谭在爸爸反应过来之前试图偷偷溜出餐厅向门口方向移动,无奈被当场抓获。

小小谭没察觉气氛的诡异,拿起牛奶杯对着赵医生露出蛀牙:“平平,我要加一勺糖!”

赵启平拎着大儿子的衣领,怒气冲冲:“今天谁都别想出门,谁都别想吃糖!”

一屋子的谭先生瞬间秒怂。




【第一件事,真的让人很很很很很尴尬啊🤦🏽‍♀️】
【下一集说说小小谭是怎么来的吧】
【顺便问lof私信没法发图片吗?】

评论(1)

热度(290)

德艺双馨的容馍馍